書信(五)

* 註:原文以筆名陸瓷刊於《Little Thing 戀物誌》第36期 — 2014年8月號。

 

*   *   *

Maybe, if you don’t have that secret confession, you don’t have a poem – don’t even have a story.
— Ted Hughes

希薇亞:

讓告白流動如詩,
灌溉貪婪的心事,
在朗誦之間催促
悲傷開枝散葉。

花開過,
果結了。

妳怱怱消失掉,
而我仍舊堅持咀嚼每一粒字,
帶刺的句子隨年月變尖。

現在懂了,
此生此世,
我倆不過是
不同的故事。


泰德

*   *   *

Kiss me, and you will see how important I am.
— Sylvia Plath

泰德:

如同你知道的,
秘密終究是
輕盈的種子。
讓風帶走以後,
即便埋在心裡,
亦剔透如琉璃。

至於活著也不過
是學懂承受各種
破碎的聲響。

願你未忘
我倆曾幾
利用親吻
裝載各自
靈魂的重量。


希薇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