覆讀者來信

little-thing-reader-1.png

上星期收到了《Little Thing 戀物誌》編輯的電郵,內附一位讀者的信息和繪圖,很想回一點話,便決定寫在這裡,希望你會有機會讀到,順道也向一直在默默支持的其他讀者和朋友們致謝。

不知道你有沒有讀過瑞蒙 · 卡佛(Raymond Carver)的短篇小說,我是十分喜歡他的。記不起怎樣認識他的作品,也許是多年前讀村上春樹的散文時發現(村上也是卡佛迷,曾積極替他的作品進行翻譯)。關於寫作,卡佛曾在一篇文章提及:「在一首詩或是一篇短篇小說裡,以極其平淡卻又精準的文字描述平凡事物,並賦予此等事物既龐大又驚人的力量,絕對有此可能;即使那被描述的是一張椅子、窗簾、叉子、石頭,又或是一副耳環。至於在書寫看似平平無奇的對話時,絕對也是有可能只用上寥寥數句,便讓讀者深深地感到震撼。」

每趟執筆之際,我也會謹記卡佛的這一番話,盡力嘗試把文字壓縮至最精簡的狀態。也許寫短篇小說的挑戰在於,除了只向讀者披露故事的冰山一角,更要掌握節奏把情感在小說完結的一刻推至最高點。我偏好書寫憂傷的人物,故事雖屬虛構,情感卻都是真實的,落筆前更要先行將那情感逐步放大,再細細思考。如此說來, 是有點像在拿著放大鏡照看一樣,每完成一篇作品,免不了也有感到難過的時候。

寫作容易令人忘記自己並不孤獨,讀到你的信息,十分感動,也確信自己的寫作方向走對了。謝謝你的紫藤蘿,花很美,我會努力寫下去。